全国免费法律咨询热线

400-800-0686

  • 19 2019-03

    【江西】被征收房屋遭法院强制执行,高院裁判维护被拆迁人合法利益

    2015年5月13日,南昌市东湖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办事处向江西梦达彩色印务有限公司做出《南昌市东湖区长巷村(起风路)和香江家俱城地块旧城(城市棚户区)改造工程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通知书》将涉案房屋纳入征收范围。2016年12月15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赣民终528号民事判决书,判决梦达公司向赣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洪大支行归还借款,后赣州银行洪大支行向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该房产。...

  • 19 2019-03

    【贵州】拆违代拆迁属于违法行为,无证房屋并不等同于违法建筑

    2018年3月份,贵阳清镇市人民政府就某小学改扩建工程,发布了征收决定,确定了某管委会为房屋征收实施单位。征收决定作出之后,在实施征收的过程中,房屋征收部门某管委会,将白先生等人居住多年的房屋,向清镇市城管局进行了举报,清镇市城管局按照违法建筑的程序,对白先生等人的房屋作出认定并下达了相应的处罚文书。在处罚文书下发的过程中,奇妙的是,所有的文书都是留置送达的,留置送达的理由是“到访不遇”。而留置送达按照法定规定,需要符合规定的见证人进行见证,清镇市城管局邀请的见证人是举报白先生房屋为违法建筑,与案件的查处...

  • 19 2019-03

    【陕西】县政府不依法履行政府信息公开职责,市政府责令其限期答复

    2008年,经富平县人民政府招商引资,富平县新财双师花炮引线有限公司在富平县建立了工厂,后因陕西省产业政策调整而被迫停产、被要求退出富平县境内。...

  • 19 2019-03

    【贵州】被误拆房屋房主,应如何维权

    胡先生是贵州省三都水族自治县某村的村民,并在该村拥有房屋一幢,2017年3月13日,三都县猴场片区棚户区挂在项目被征收人胡某与三都县住建局达成房屋征收安置补偿协议,并与2017年5月2日将搬迁完毕的房屋移交征收部门拆除。2017年6月26日,三都县住建局委托贵州金筑爆破拆除工程有限公司在拆除胡某房屋时,部分损坏胡先生房屋。...

  • 19 2019-03

    【山东】管委会偷毁农田、未批先征终被法院确认违法

    周女士是山东省潍坊峡山生态经济开发区下辖某村的村民,早在2006年周女士就取得了峡山经济开发区其所在村40亩土地的承包经营权,承包期至2035年9月30日,周女士一直以耕种土地收入维生。2018年5月27日夜,周女士耕种的20余亩小麦遭到不明人士用工程机械损毁,大量果树被推倒,看护用房被毁坏。...

  • 19 2019-03

    【广州】政府失职,错误土地证被撤销,维权五年,守得云开见月明 ——广州大学城土地证被撤销案

    因广州大学城项目的建设,广州市政府将番禺区小谷围街北亭村、穗五及北岗等16个村经济合作社的土地全部征收。根据当地相关规定,征收方为16个经济合作社预留了20%的发展用地用于解决村民的今后生活问题。经济联社告知村民,称涉案宗地已经办理土地证,且出租给公司使用,租金作为村民的分红。但上述土地证的办理、地块相关情况,村民均不知情,且租金明显过低侵犯了村民的合法权益。...

  • 19 2019-03

    【北京】生效法律文书中确定的权利人对于不动产所享有的物权不受是否变更登记的影响——王某诉东城区房屋征收办撤销补偿协议案

    2015年,通过东城区人民法院《民事调解书》确定了16.8平米的房屋属于王某等4人共有,但对房屋产权登记并未进行变更,房屋所有权证上记载的仍然是其中一人。后东城区启动了望坛棚户区改造项目,其中王某等人的房屋被纳入棚改征收项目范围。在征收工作开始之时,王某就将法院的调解书交给了房屋征收办,但房屋征收办仍仅与产权证书上记载的权利人签订了补偿协议,而未将其余的人员列为当事人。...

  • 19 2019-03

    【福建】强拆中发生误碰,案外人有权提起行政诉讼——李某房屋行政强制、赔偿二审省高院改判案

    福建周宁县人民政府组织强拆甲的房屋,拆迁过程中掉落的大量砖块将其邻居李某房屋的二楼损毁,李某以县政府为被告向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经审理法院认为周宁县政府并未组织对原告李某房屋实施强拆,原告房屋部分损毁系县政府在组织对案外人甲的房屋实施拆除行为时,施工方行为不当所造成的,李某房屋损毁并非是县政府行政行为导致的,故本案系民事侵权纠纷,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驳回了李某的起诉。李某不服,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 19 2019-03

    【北京】擅自改变土地用途建大棚房租售,合同被判无效——李某诉北京某公司合同无效案

    2014年5月30日,李某与北京某公司签订了《承包合同》,承租“诚远农业园”种植单元一座日光温室大棚及棚间土地,租期30年。2017年8月,昌平区兴寿镇人民政府发出《限期拆除通知书》,认定北京某公司存在设施农业违法占地、违规建设,要求进行拆除,随后对李某承租的大棚房进行了部分拆除。...

  • 19 2019-03

    【江苏】行政机关不能滥用“一事一申请”原则妨碍当事人申请政府信息

    2017年4月12日,倪某向南通市人民政府提起书面申请,要求其公开向有关部门申报“国土资函【2015】881号建设用地的批复”所提交的申请材料。但南通市人民政府收到该申请后做出答复,告知倪某申请公开的信息类别和项目繁多,要求其按照“一事一申请”的原则对提交的申请进行调整。...

  • 19 2019-03

    【贵州】无法举证证明损失也能获得国家赔偿

    胡某位于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的房屋于2013年1月被该区综合执法局以拆除违法建筑名义强制拆除,胡某手持确认综合执法局强拆违法的判决书向其申请国家赔偿,综合执法局作出不予赔偿的行政决定。胡某对此决定不服,后向贵阳市观山湖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 19 2019-03

    【河北】村民自治不能成为市、县人民政府不履行征收补偿安置义务的理由

    褚某等人系唐山市路北区果园乡常各庄村民,在常各庄村具有宅基地使用权、房屋所有权及土地承包权。自2008年以来,唐山市政府以“城中村改造”名义对包括褚某等人的宅基地及农用地进行征收,并先后对涉案土地公布了征地公告和征地补偿方案公告。但在征收过程中,唐山市政府并未依法进行征收工作,而是变相的让路北区政府组织实施所谓“平改”,让村委会以“自治”名义进行,以此将包括褚某等人在内的村民所拥有的宅基地收回。...

  • 19 2019-03

    【山西】无主体负责情况下强拆主体的认定或推定

    岳某为山西省太原市尖草坪区阳曲镇皇后园村村民,在该村合法享有宅基地一处,并在该宅基地上建有住房。2017年4月,太原市下发《高铁沿线环境整治行动方案》,随后尖草坪区政府、阳曲镇政府相继下发《铁路沿线整治拆迁补偿安置方案》,皇后园村委会也发布了《阳曲镇皇后园村铁路沿线整治拆迁补偿安置方案》,要求被征收人在2017年4月23日至2017年4月29日完成搬迁。随后岳某家里的供电供水被中断。...

  • 15 2019-03

    【贵州】行政机关无证据证明其实施的事实行为合法,则视为违法

    汪先生是贵州省三都县下辖某村村民,在该村拥有房屋一幢。2017年2月13日,三都县政府决定对该县城猴场片区进行棚户区改造,作出《房屋征收和安置实施方案的通知》,其中载明了征收范围等内容,明确县住建局为该项目房屋征收和安置主体。汪先生的房屋在该项目的征收范围内。7月21日县政府及县住建局在组织人员对他人的房屋进行拆除时,给汪先生的房屋造成部分损坏。后,县住建局分别于25日和31日向汪先生送达《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催告通知书》,告知汪先生选择补偿方式并完成房屋搬迁。...

  • 15 2019-03

    【山西】信息公开回复应当有效送达,否则视为没有作出回复

    某农业生态园区位于阳高县王官屯镇随士营村,因新建大同至张家口铁路客运专线(阳高段)工程项目建设需要,阳高县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县政府”)需要征收占用农业生态园区经营范围内部分土地。为了自身利益的需要,农业生态园区向县政府申请信息公开,申请公开案涉项目的征收土地公告、征收补偿安置方案(需盖公章)。因县政府未履行信息公开的法定职责,农业生态园区在京润律师的指导下,向朔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朔州中院”)提起诉讼。朔州中院认为,县政府在法定期限内通过邮寄的方式向农业生态园区进行了回复,并且县政府在答辩时将信...

  • 15 2019-03

    【福建】政府信息公开答复应规范

    家住福建省闽侯县的金先生,其房屋被纳入了征收范围内。按照“福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2017]155号《专题会议纪要》会议议定事项(三)关于生产生活留用地开发事宜。...

  • 15 2019-03

    【福建】行政处罚过程中的程序性行为特殊情况下具有可诉性 ——叶某诉闽侯县南屿镇人民政府违法作出《责令整改通知书》案

    叶某房屋位于某拆迁项目内,2018年3月20日,南屿镇政府作出了涉案的南屿执法改[2018]133号《责令整改通知书》。该通知书相对人处填写的是无住户,责令相对人于2018年3月23日前进行整改。原告叶某不服,在柳双双律师、董丹丹(实习)律师的指导下提起了被告为南屿镇政府的涉案的行政诉讼。...

  • 15 2019-03

    【福建】立案后被要求撤诉,开庭后《公告》被判决确认违法!

    陈某为福建省下辖某村村民,在该村建有几处房屋。2017年政府决定进行水库安置地项目对该区域进行改造,陈某的房屋被纳入征收范围。为获得满意的补偿,陈某委托本所张志同律师、郑水平律师与唐立明律师(实习)代理本案。2018年8月8日,镇政府对陈某的房屋作出《公告》,认为案涉房屋为违法建筑,责令陈某自行拆除案涉房屋,逾期未拆除的,将组织强制拆除。...

  • 15 2019-03

    【北京】温室大棚被强拆,京润律师助力,镇政府被判违法

    2016年10月2日,张女士基于某公司的宣传与其签订了《承包合同》,承租“阳光生态种植园”种植单元一座日光温室大棚及棚间土地。2017年8月3日,按照市政府部署,北京市农村工作委员会、北京市农业局下发了《关于开展清理整治违法占用基本农田建设“大棚房”的通知》(京政农发〔2017〕29号),具体部署了“大棚房”清理整治工作。2017年8月4日,镇政府制作了《关于清理整治违规农业设施的通知》、《通告》并在“阳光生态种植园”内进行了张贴,要求各农业设施用户于8月7日之前自行整改完成,逾期未改到位的,将强制拆除。...

  • 15 2019-03

    【河北】长达6年历经3次上诉的维权之路,京润律师终助获胜诉!

    兴隆县的李先生,在自己的房屋内进行废品回收经营活动,合法持有营业执照。2012年李先生的房屋被纳入征收范围,因与鹏程公司之间的拆迁补偿安置纠纷,李先生和鹏程公司向兴隆县住建局提出裁决申请,因裁决申请补偿不合理,李先生就此展开了长达六年的维权之路。...

  • 15 2019-03

    【广东】如何撤销不合理的房屋征收补偿决定

    2009年初,广东省的朱先生通过公开竞价拍卖买下了湖南省珠晖区某仓库687平、办公用房71平,住宅99平以及油罐8个,缴纳了土地出让金并办理了房产证和国有土地使用证。朱先生购买的实质上是衡南县粮油贸易运输总公司改制后处理的一部分资产。2014年衡南粮油运输公司和朱先生的房产一起被纳入了征收范围。因一直未能达成拆迁安置补偿协议,故2016年3月,衡阳市人民政府作出《房屋征收补偿决定》,朱先生不服在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默立贤律师的指导下提起了诉讼。...

  • 15 2019-03

    【江西】区政府越权强拆民居,终被判违法!

    原告朱某的房子位于赣州经济技术开发区赣州新能源汽车科技城管理处村,该房为原告唯一的宅基地。因“职业教育基地及周边地块项目”建设需要,赣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在2017年2月开始征收工作,原告的房屋在征收范围内。被告赣州市南康区人民政府于2018年2月4日向原告作出《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决定》,责令原告自行限期拆除房屋,被告先后向原告进行催告和公告。因原告仍未进行自行拆除,被告又于2018年2月23日向原告作出《强制拆除违法建筑决定》。原告在京润律师的指导下将被告诉至江西省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

  • 15 2019-03

    【北京】擅自改变农用地用途,大棚承包合同被判无效

    2009年9月5日,王女士基于某公司“发展集农业生产和生态休闲观光为一体的现代化生态农业园”的宣传与其签订了《承包合同》,承租“六合成观光园”交付的配有门窗、卫生间、厨房的一套房屋,租期30年。2018年6月3日,北京日报新闻报道了农业大棚变成私家庄园。2018年6月,因被告违法占用基本农田,耳房超规模建设,存放生活设施、超面积地面硬化、围合封闭,形成了独立庭院等问题,镇政府对园区内的违法建设进行拆除。2018年8月,王女士起诉至北京市昌平区法院,要求确认签订的《承包合同》无效,退还支付的租金并赔偿损失。...

  • 15 2019-03

    【山西】区政府上诉推脱给村委会,最终镇政府、区政府共同被确认违法

    岳某某为山西省太原市尖草坪区阳曲镇皇后园村村民,在该村合法享有宅基地一处,并在该宅基地上建有住房。2017年4月,太原市下发《高铁沿线环境整治行动方案》,随后尖草坪区政府、阳曲镇政府相继下发《铁路沿线整治拆迁补偿安置方案》,皇后园村委会也发布了《阳曲镇皇后园村铁路沿线整治拆迁补偿安置方案》,要求被征收人在2017年4月23日至2017年4月29日完成搬迁。2018年1月10日,尖草坪区政府、阳曲镇政府在没有和岳某某签订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也没有办理任何强拆手续的情况下,组织人员对岳某某房屋进行了强拆。山西省...